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管 /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中国文化报社)主办
地区
分类
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浙江篇
日期:2018年05月31日
作者:手艺君
来源:中国手艺网

苏州评弹(苏州评话、苏州弹词)

苏州评话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演艺集团

苏州弹词产生并流行于苏州及江、浙、沪一带,用苏州方言演唱。苏州评话广泛流行于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吴语地区,同苏州弹词合称“评弹”。苏州评话为大书,苏州弹词为小书,总称“说书”。

苏州评话源于宋代说话伎艺,是用苏州方言讲故事的口头语言艺术。其语言由第一人称即说书人的语言和第三人称即故事中人物的语言两部分组成,而以前者为主。这就和戏剧的语言有质的区别。它是讲故事,而不是演故事。第一人称语言称表,第三人称语言称白,表和白以散文为主,只说不唱。但也有用作念诵的一小部分韵文,包括赋赞、挂口、引子和韵白等。赋赞用以描景、状物,和渲染、烘托人物的心理状态及性格特征。挂口是人物的自我介绍。引子是说书人的书情介绍或点题。韵白是韵文的表或白,或铺叙情节,或总结前段书情。

苏州评话很注重噱,有“噱乃书中之宝”的说法。人物性格和情节的矛盾展开中产生的喜剧因素,叫“肉里噱”。用作比仿、衬托、借喻和解释性的穿插,叫“外插花”。与此相类似,用只言片语来引起听众的笑声,叫“小卖”。

弹词的历史悠久,清乾隆时期已颇流行。弹词一般两人说唱,上手持三弦,下手抱琵琶,自弹自唱,内容多为儿女情长的传奇小说和民间故事。评话和弹词均以说唱细腻见长,吴侬软语娓娓动听;演出中常穿插一些笑料,妙趣横生。弹词用吴音演唱,抑扬顿挫,轻清柔缓,弦琶琮铮,十分悦耳。

苏州弹词大体可分三种演出方式,即一人的单档,两人的双档,三人的三个档。演员均自弹自唱,伴奏乐器为小三弦和琵。唱腔音乐为板式变化体,主要曲调为能演唱不同风格内容的书调,同时也吸收许多曲牌及民歌小调,如费伽调、乱鸡啼等。书调是各种流派唱腔发展的基础,它通过不同艺人演唱,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流派唱腔。大致可分三大流派,即陈(遇乾)调、马(如飞)调、俞(秀山)调。经百余年的发展,又不断出现继承这三位名家风格,且又有创造发展自成一家的新流派,如此发展繁衍形成了苏州评弹流派唱腔千姿百态的兴旺景象。

 

苏州弹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曲艺杂技总团

自清咸丰(1851—1861)后期至今的一百五十年间,浙江一直是苏州评弹的主要活动基地之一。20世纪60年代前期,浙江城镇的苏州评弹书场有一百多家,农村茶馆书场更是多得难以统计。一百五十年来,浙江涌现了不少苏州评话、弹词名家,为苏州评弹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自1959年起,浙江先后成立了浙江曲艺团、杭州市曲艺团及嘉兴、湖州、嘉善、海宁、桐乡、海盐、德清、安吉10个苏州评弹专业团体。至1984年9月,全省共有苏州评弹演员一百四十多名。其中有汪雄飞、王柏荫、邢瑞庭、胡天如、徐天翔、张雪麟等一批著名苏州评话、弹词演员。近三十年来,浙江演员创作演出的《董小宛》、《西太后》、《沈万山》等长篇苏州弹词和《新琵琶行》、《李双双》、《蔡锷与小凤仙》等中篇苏州弹词,在苏州评弹界及广大听众中享有颇高的声誉;浙江曲艺团演员徐天翔创造的“翔调”,在苏州弹词唱腔中独树一帜,很受听众喜爱。1977年以来,苏州评弹界的多次重要会议在浙江召开。1984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发文成立“江苏、浙江、上海评弹工作领导小组”,也充分说明了浙江是苏州评弹事业不可或缺的重要基地之一,浙江的苏州评弹队伍是苏州评弹的一支重要的方面军。浙江理应成为苏州评弹的保护基地之一。

浙江曲艺团(现属浙江曲艺杂技总团)是浙江省成立最早、实力最强的苏州评弹团体,目前更是全省唯一健全的评弹团,有中、青年演员10名(其中一级演员2名、二级演员1名),每年演出苏州弹词一千多场。该团有责任也有条件作为苏州评弹的保护、传承单位。

 

温州鼓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瑞安市


  温州鼓词是流行于浙江温州及其毗邻地区的一个曲艺品种,俗称“唱词”。因过去的艺人多为盲人,故又称为“瞽词”或“盲词”。它用温州方言表演,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在清代中期已见流传。
  温州鼓词的表演形式说唱相间,唱腔音乐为板腔体,基本曲调为“吟调”,节奏整齐,朗朗上口,板式变化丰富。其演出以一人“单档”为主(也有夫妻、兄妹、师徒等双档形式),演员自弹牛筋琴伴奏说唱。20世纪70年代后,曾出现过3人以上的组合演出形式。
  温州鼓词的艺术传人已知的有清代的白门松、阿光儿、毛行发、陈昌德,民国时期的曹岱卿、陈壬莲、李庆新、李林姆、白象珍、王阿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管华山、阮世池、郑明钦、丁凌生、陈志雄、方克多、徐玉燕、林秀珍等。温州鼓词艺术积累十分深厚,传统节目众多,其中包括神话题材的《南游》和《封神》,公案题材的《包公案》,讲史题材的《征东》和《征西》,世情题材的《十二红》和《八美图》,武侠题材的《七侠五义》和《七剑十三侠》等,新编节目有《海英》、《铁道游击队》、《小二黑结婚》、《秋香爱社》等。
  进入21世纪以来,温州鼓词的发展面临困境,演出很少,传人断档,急需保护。

 

绍兴平湖调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绍兴市


  绍兴平湖调又称“越郡南词”,简称“绍兴平调”,是流行于浙江绍兴及其周围地区的一种曲艺形式,因所唱主要曲调为【平湖调】而得名。相传这一曲艺初创于明代初期,成型于清代初期。
  绍兴平湖调的表演方式为一人自弹三弦说唱,以唱为主,间有说白。另有二人、四人或六人专司伴奏,称为“三品”、“五品”或“七品”。主要的唱腔曲调为【平湖调】,具体又分【蓑衣谱】和【细调】两种。其节目分“节诗”和“回书”两种,“节诗”为短篇唱段,“回书”为中长篇内容。绍兴平湖调的传统节目有《甘罗记》、《古玉杯》、《双鱼坠》、《双珠凤》、《白蛇传》、《玉蜻蜓》和《十美图》等。
  平湖调文辞高雅,曲调优美,旋律丰富,风格独特,具有较强的文学性、音乐性和艺术性,是明清江南曲艺唱曲艺术在绍兴的传承和发展,它对于培育和提高流传地民众的文化素养,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时至今日,绍兴平湖调后继乏人,濒临消亡,急需加以关注和保护。

 

兰溪摊簧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兰溪市


  兰溪摊簧是形成并流行于浙江中西部兰溪地区及金华和衢州等地的一种曲艺唱曲形式。
  相传清乾隆末年,一位县衙中的官差公务之暇在兰溪集商贾子弟传授由江苏传来的“摊簧”曲调,采用当地方言演唱,借以消闲自娱,久而久之,逐渐发展形成了具有自身体系的兰溪摊簧。至光绪二十六年,兰溪城区出现了专门演唱兰溪摊簧的“余庆社”,后易名为“群乐会”、“咏春会”。兰溪摊簧一时趋于兴盛。抗日战争时期,城区艺人避难乡下,兰溪摊簧随之而传入兰溪乡村的永昌、诸葛、游埠等地。
  兰溪摊簧文辞典雅,演唱讲究字清腔纯和字正腔圆,一直为文人雅士所喜好。流风所及,其他的坐唱班亦以自命风雅者为多,唱奏者多穿长衫,举止文雅,素有“摊簧先生”之称。坐唱班除应成员间亲朋好友之邀为喜庆助兴或敬神献唱外,一律不搞经营性唱奏。由于活动方式仅限于爱好者之间,传布不广,加上战乱影响,至20世纪40年代末期,兰溪摊簧几近绝响。
  后来,兰溪摊簧许多优美的唱腔曲调被婺剧吸收。运用兰溪摊簧创编的婺剧《李渔别传》、《苦菜花》和《僧尼会》等由此成为艺术精品。20世纪80年代,在编纂中国十部文艺集成志书的过程中,对兰溪摊簧的艺术传统进行了相应的挖掘和整理,并因此恢复创作了一批新节目,民间的摊簧演唱活动也得以开展。但面对种种冲击,兰溪摊簧如何获得发展,走向繁荣,依然是一个严峻的问题,需要加以特别关注。

 

摊簧(杭州摊簧、绍兴摊簧)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杭州市、绍兴市


  摊簧产生于清代乾隆年间,至今已有二百余年的历史。它主要流传于杭州及周边的绍兴、嘉兴、湖州等地。流传于杭州的名为“杭州摊簧”,简称“杭摊”,又称“安康”;而流传于绍兴的则名为“绍兴摊簧”,又名“绍兴鹦哥戏”。

  摊簧表演时分行当说唱,往往以五人为一班,自奏自唱,生拉胡琴,旦弹琵琶,净弹三弦,末击鼓,丑打板。也有7至11人为一班的,随着演唱人员的增多,可在班中加入筝、笙、箫、笛、扬琴等乐器。摊簧演唱前先以《四合如意》、《二六》、《行街》等合奏曲静场,称为“和音”。正式演唱时先唱开篇,后唱正书。摊簧唱词句式整齐,文辞典雅,讲究声韵格律。其唱腔包括基本调、曲牌和民间小曲三类,基本调是“杭摊”主要演唱的曲调,有男女宫之分,所使用的板式包括平板、快板、流水板等;曲牌主要有《点绛唇》、《端正好》、《风入松》、《急三抢》等;民间小曲则有《四喜调》、《采茶调》、《杨柳青》、《游魂调》等。摊簧中无打击乐器,伴奏乐器主要是鼓、板和弦乐器。

  摊簧的传统曲目共有120折(段),分“前摊”与“后摊”两类。“前摊”的人物念白除丑角外均用中州韵,唱词以七言的上下句式为主,“落调”不用一上一下的“凤点头”。其曲目多系从昆曲移植而来,如《白兔记》之《产子》、《送子》、《出猎》、《回猎》等,曲词较原昆曲词句为通俗,但仍是比较文雅的书面语。词句讲究“二五”、“四三”的平仄格律,除两句唱词的末字要求上仄下平外,还要求“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前摊”在唱法上讲究“使嘴劲,准四声,吐字真,拖腔轻,语调准,重感情”,气息运用上则讲究“透、偷、煞、吹、关、收”等。相比之下,“后摊”显得较为市井化,其曲目均属单本生活故事,如《卖草囤》、《荡湖船》、《磨房串戏》、《草庵相会》、《瞎子捉奸》等,唱词用方言演唱,基本调七言上下句仍为“二五”、“四三”句式。丑角演唱《快板》、《流水板》时则常用“起、叠、落”式的唱词。与“前摊”不同,“后摊”念道白时采用的是生活化的杭州、绍兴等地方言。

  在流传过程中,摊簧音乐为杭剧、绍剧所吸收,其曲牌及基本唱腔有些至今仍在传承,显示出很高的艺术文化研究价值。

 

绍兴莲花落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绍兴县


  绍兴莲花落是流行于浙江绍兴一带的曲艺说书形式,它形成于清代道光和咸丰年间。
形成之初,艺人们的行艺方式为沿门说唱,多演唱恭喜发财、吉祥如意之类的套辞,后逐渐形成有故事情节的段子,称为“节诗”。这类节诗包括《娘家节诗》、《长婆节诗》、《分家节诗》、《大衫节诗》等,大多取材于民间日常生活或民间传说,一个节诗叙述一个情节较为简单的故事,具有滑稽、夸张、讥讽、幽默的特点。此后艺人又开始以绍兴方言说唱长篇书目,其说表语言通俗生动,唱词通顺流畅,幽默风趣,有说有唱,以唱为主。代表性的传统长篇节目有《闹稽山》、《马家抢亲》、《天送子》等,以后借鉴和吸收戏剧及其他说唱文艺的本子,又出现了《何文秀》、《百花台》、《顾鼎臣》、《游龙传》、《龙灯传》、《珍珠塔》、《后游庵》等书目。
  绍兴莲花落的唱腔曲调早期为“哩工尺”,由一人主唱,旁有一二人以“工尺”为辞帮和。20世纪20年代后,开始以四胡伴奏,逐步形成传承至今的“基本调”。
  绍兴莲花落艺人多因个人爱好由别业转入,并无严格的师承关系。后来出现了专业演员,倪齐全、潘家富和翁仁康均是有代表性的当代传人。
  当前,绍兴莲花落的发展面临着如何适应新形势的问题,进一步保护与发展这种艺术已成为一个艰巨的任务。

 

小热昏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杭州市


  小热昏是广泛流行于江浙沪一带的曲艺谐谑形式,又名“小锣书”,俗称“卖梨膏糖的”。它源于清末杭州街头的“说朝报”。“朝报”是当时杭州的地方小报,因印刷质量较差,卖报人为了招徕顾客,就一面敲小锣,一面念出报上的主要新闻,称为“说朝报”。稍后,艺人把说朝报改为“说新闻、唱朝报”,自编自演。由于形式滑稽幽默,内容风趣,唱词通俗易懂,唱腔又是百姓熟悉的民歌和小调,故深得人们喜爱。  
  1905年,杜宝林把说唱朝报的形式运用到卖梨膏糖上,一改过去卖糖艺人那种单纯唱支小曲或说点小笑话的谋生方式,把说唱的内容由新闻朝报和生活趣事变为有简单故事情节、有人物性格和矛盾冲突的节目。因大多数节目表达了对现实生活的不满,经常招致官差驱赶,为逃避追究,故将这种形式取名为“小热昏”,意思是演员自己发昏说的胡话。表演形式定型为一人自敲小锣说唱,以唱为主,以说为辅。
  民国初期,杭州盖世界游乐场成立,杜宝林应邀前往演出。为了丰富演出节目和表演技巧,他把杭州隔壁戏中的《萧山人拜门神》等节目移植过来,还吸收了隔壁戏中“学乡谈”(学说各地方言)和“吟叫”(模仿声响、效学百禽鸣叫)的表演技巧,又把自己的说唱形式称为“醒世谈笑”,但杭州人仍称其为小热昏。
  小热昏不但自身深得观众喜爱,而且影响了姊妹艺术的形成与发展。1927年,杜宝林的学生江笑笑、鲍乐乐进入上海,演出《水果笑话》等小热昏节目,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此后,许多小热昏中的“卖口”节目逐渐被移植或改编成独脚戏节目,如《清和桥》等。其后在上海滑稽即独脚戏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滑稽戏也移植改编了《火烧豆腐店》等小热昏节目。
  后来,有人根据小热昏表演时敲击小锣伴奏的特点,称之为“小锣书”。至今已有六代传人,虽然还活跃在舞台上,但大都年事已高,急需培养接班人,而且大量传统曲目也需要记录和整理,抢救、保护工作迫在眉睫。

 

杭州评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杭州市

项目保护单位:浙江省杭州市群众艺术馆

 

杭州评词俗称“小书”,曾称“文书”,由明代的弹词衍变而成。流传于杭州市及周边地区。

扬州评词演唱者自奏二胡,用杭州方言说唱,以叙事为主。演唱者又说又唱,时而为书中人物代言,辅以书中人物的身势、表情及动作;时而又以唱书人的身份表述故事中的情景,夹叙夹评,一人多角,跳入跳出。唱词多为七字句式,少量三五句式,逢双押韵,有时加衬词,词句通俗易懂。基本曲调称【平调】。在【平调】中又有【喜调】、【怒调】、【悲调】之分,强调字正腔圆,属板腔体。说唱中尚有醒木、折扇、手帕等道具。

杭州评词的节目分两类:一类为短段唱段,称“提唐诗”,又称“开篇”,全部用七字韵文演唱。曲目有《韩信问卜》、《江边老渔翁》、《西湖十景》、《西厢记》等。另一类称为“正书”,即传统长篇书目,一部长篇书目可唱一至两个月,有《双珠凤》、《珍珠塔》、《六美图》等四十余部。其中,故事主要发生在杭州的有《白蛇传》、《青蛇传》,情节、细节有别于其他曲种、剧种的同题材。

 

杭州评话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杭州市


杭州评话又称“杭州大书”,流行于浙江省杭州市及周边地区。其历史渊源可上溯到南宋时期临安(杭州古称)的“说话”、“讲史”、“小说”等古代曲艺形式。明末清初逐步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的杭州评话,至清代道光、咸丰年间,这一民间曲艺样式进一步成熟,出现了王春乔、谢万春、沈蒲包等一批著名艺人。

杭州评话由一人采用杭州方言说表,叙事中可不时插入模拟代言内容,夹叙夹议。以第一人称模拟书中人物语言、语气、语调的部分称“白”,以说书人口吻叙述故事进展及对人物、事件、环境进行描绘、分析、评议的部分称“表”。说表中还常用韵文体的七言“赋赞”(俗称“赋儿”)来增强节奏、渲染气氛,像《帅堂赋》、《花园赋》、《盔铠赋》、《阵战赋》等都是其中的经典段落。杭州评话长篇有《西汉》、《东汉》、《三国》、《杨家将》、《水浒》、《武松演义》、《岳传》等五十余种传统书目,可分为讲史、公案、侠义、神话四大类。20世纪60年代初,艺人们又改编演出了二十余种长篇现代书目,为杭州评话的发展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杭州评话是江南艺苑的一枝奇葩,具有较高的艺术和历史文化价值。目前,杭州评话后继乏人,渐趋衰微,亟待保护传承。

 

绍兴词调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绍兴市


绍兴词调又称“花调”、“话词”,流传于浙江省绍兴市及周边地区。明清时期的许多材料中均有绍兴地区说唱词话、弹词、南词的记载,说明当时绍兴的民间说唱艺术已经发展成熟,为绍兴词调的最终定型奠定了基础。

绍兴词调大都在喜庆场合演唱,艺人以坐唱方式分角色表演,自唱自奏,绘声绘色,形成了雅俗共赏、明朗欢快、喜庆热烈的艺术特点。绍兴词调演唱有三品、五品、七品、九品之分,唱腔包括“蓑衣谱”、“本调”、“十字调”三种,此外尚有少数小调俗曲。“蓑衣调”是基本曲调,抒情叙事皆可使用;一些变化句式及“十字调”中的拖腔在行腔时似断若续,与连绵不断的伴奏相辅相成,别有意趣。

绍兴词调有《三国》、《水浒》、《雷峰塔南词》等二十多个传统曲目,这些作品文辞通俗,曲调优美,旋律丰富,风格独特,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现存的曲目、曲调、曲牌、伴奏音乐及演唱形式等都证明绍兴词调是江南弹词的一支,是明清时期浙江说唱艺术在绍兴的延续,在语言、民俗、社会历史等方面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目前,随着老艺人的亡故,绍兴词调逐渐销声匿迹,濒临消亡,急需抢救保护。

 

临海词调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临海市


临海词调又称“才子调”、“仙鹤调”,流行于浙江省临海市及周边地区,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南宋时期出现的“海盐腔”流传到元初经杨梓加工后,不断发展,明代中叶盛行于嘉兴、温州和台州一带,明末最终演变出临海词调。

临海词调有【男工】、【女工】、【平和】等四十余个曲牌,曲调讲究韵律,幽雅清逸,婉转动听。演唱时行腔自然,圆润舒展,韵味无穷,讲究“字清、腔圆、音雅、板稳”,“句句有神,字字有功”。临海词调一般在传统民俗节日或农闲季节演出,表演者均为男子,其中的小嗓子唱旦角,粗嗓子唱花腔,道白一律采用台州府官话。演唱时旦角掌握檀板,其他演员均须演奏数样乐器。众人身着长衫,手持丝竹笙弦团团围坐,自奏自唱。

临海词调的曲目大多取材于历史故事和民间故事,以颂扬精忠报国的历史人物、鞭挞奸佞、讴歌忠贞爱情为主题,传统保留曲目有《三国》、《水浒》、《貂蝉拜月》、《断桥》等三十余种,辞藻华丽,格调幽雅。《大庆寿》是临海词调的典型曲目,其中包含12支曲牌,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

2002年临海民间成立了“临海词调社”,对临海词调的保存和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社中优秀演员缺乏,后继无人,古老的临海词调仍面临消亡的危险,急需抢救保护。

 

四明南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宁波市

四明南词俗称“四明文书”、“宁波文书”,主要流传于宁波、上海等地。它产生于明末清初,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宁波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些四明南词行会组织,其中最有名的是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的“丝竹歌咏班”。班中一批人称“五公座”的演员技艺超群,是四明南词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在观众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他们将传统书目中的精彩章回改编为“折子书”演出,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

四明南词用宁波方言说唱,演员集唱、奏、念、白、表于一身,表演上注重对人物动作的模仿,要求较高。唱词基本为七言句,多用【懒画眉】、【三五七】等曲牌和腔调。四明南词的音乐清丽幽雅,唱腔总称“书调”,基本唱腔包括“赋调”、“词调”和“平湖调”三种。其中“赋调”紧凑流畅,多用于叙事;“词调”婉约缠绵,多用于表现哀怨激越的情绪;“平湖调”活泼明快,多用于表现欢快豪放的情绪。三种曲调又各有丰富的花腔变化,对其他宁波曲艺曲种如蛟川走书、唱新闻等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四明南词演出通常采用双档形式,两位演员一人自弹三弦说唱,一人打扬琴伴奏;也有的演出表演者增至五人以上,另外再加入琵琶、二胡、笙箫等伴奏乐器。四明南词有文书、武书之分,文书重说白,武书重唱工。传统曲目包括长篇作品和短篇作品两类,《珍珠塔》、《因果录》《玉蜻蜓》、《大红袍》、《玉连环》、《丝发缘》、《六美图》、《合同记》、《盘龙镯》等是长篇曲目中的经典,《西湖十景》、《八仙上寿》等则是短篇作品的代表。

目前由于种种原因,原有的四明南词演员纷纷转行,仅存的几位老艺人也都已年逾古稀,导致这一优秀的地方曲艺曲种后继乏人,在此情势下,对它进行抢救保护已经刻不容缓。


平湖钹子书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平湖市


平湖钹子书旧称“说因果”,新中国成立前后一度称为“农民书”,主要流布于浙江平湖及上海浦东的川沙、南汇和浦西的金山、松江、青浦等地。它起源于明代万历年间,形成于明末清初,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平湖钹子书起初的表演形式为“立白地”,后来经过发展,有了中长篇书目,才开始进入堂馆屋舍。新中国成立前后,它主要是在城乡茶室演出,观众以农民为主,故有“农民书”之称。

平湖钹子书以平湖方言演出,集说、唱、演于一体,而以说表见长。其演唱形式较为简单,常用一面钹子、一根竹筷、一块醒木为伴奏乐器,边敲边唱。后来增加了二胡、弦子、琵琶、扬琴等伴奏乐器,逐渐形成规模。平湖钹子书以单档方式演唱,曲调包括长调、慢调、急调、哭调等,节奏明快,富有地方特色,乡土气息淳厚,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唱词以七字句为主,带有吟诵风格,句末往往出现拖音,余音袅袅,别有韵味。

在漫长的岁月中,平湖民间艺人创作出了《杨家将》、《八义侠》、《天宝图》、《五龙图》、《彩妆楼》、《金告传》、《白鹤图》、《胡必松》、《独臂尼姑》、《毒手疯丐》、《九更天》、《十美图》等百多部传统长篇作品,其中有不少一部就能演唱数月之久。

目前,平湖钹子书的表演人才越来越少,前景堪虞,抢救保护已刻不容缓。

 

宁波走书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奉化市


宁波走书又名“莲花文书”、“犁铧文书”,流行于浙江省宁波市及周边地区。它起源于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经历代艺人的加工而逐步发展成形。

宁波走书的表演先后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最初是一人演出的“坐唱”,由一位演员边唱边操乐器自行伴奏;其后演变为“里走书”,一人坐于桌后演唱,一人坐在桌子横旁伴奏;再后演唱者与伴奏者分坐桌子两旁,演唱者可在台上走动表演,称为“外走书”。新中国成立初期,宁波走书已从“坐唱”发展到“走唱”,从单档发展到双档乃至男女双档。演出时舞台上设一张桌子,饰以紫红丝绒制作的精致桌围,上绣走书演员名字或曲艺队名称,桌上放置一把折扇、一块手帕、一块醒木几样表演道具。演唱者坐在桌子左边,伴奏者坐在桌子右边。演出双档走书时,两位演员分坐桌子两边,乐队坐于舞台右后方。演员除说、唱、弹外,表演中还需做到“噱”、“渔”。“噱”是以滑稽的语言动作引人发笑;“渔”是一人饰演生、旦、净、末、丑多种脚色。宁波走书演唱的曲调较多,其中最主要的是“四平调”、“赋调”、“马头调”,俗称“老三门”,此外还有“还魂调”、“词调”、“二簧”、“三顿”、“三五七”等三十余种曲调。“四平调”一般用作书目的开篇,末句常由乐队和唱;“赋调”往往随故事情节、人物性格而变化,有快、中、慢之分,适用于不同情境,像哀诉与回忆就常用慢赋;“马头调”则多用于叙述。宁波走书有四弦胡琴、琵琶、二胡、三弦等多种伴奏乐器,而以四弦胡琴为主。唱词一般采用二二三结构的七字句,双句结尾处用韵,以宁波音的十三辙为准,平仄通押。

新中国成立前夕,宁波鄞县的走书艺人以陈开祥、蒋顺海等最为著名,在群众中影响较大。新中国成立后至今又涌现出张志卿、徐志卿等知名度较高的走书演员,为这一曲艺形式在现当代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宁波走书的演出书目包括《大红袍》、《绿袍》、《英列传》等历史大书和《双珠球》、《玉莲环》、《十美图》等小书,而以前者为主。

当前,由于外来文化的冲击和文化生态的变迁,宁波走书演出市场日益萎缩,曲艺队解体 , 大批走书演员纷纷转行,走书艺术陷于濒危之境,亟待抢救保护。

 

独脚戏

申报地区或单位:上海市黄浦区

浙江省杭州市


独脚戏又称“滑稽”,始创于清末,盛行于民国初年,一直传承发展至今。它发源于杭州,流行于上海、江苏、浙江等地,仅上海黄浦区的老城厢一带就集中了独脚戏的千万热心观众。

独脚戏以上海方言和杭州话表演,它源自民间说唱和文明新戏,初时由一人单独演出,后逐渐发展为两人或多人同台表演。独脚戏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种以说为主,一种以唱为主。前者主要靠讲述滑稽故事和笑话来制造滑稽效果,亦可学讲各地方言;后者主要学唱各种地方戏曲声腔或民间小调,藉以博取观众的笑声。独脚戏的表演技巧与相声相似,主要包括说、学、做、唱四种,夸张、误会、巧合、对比、诡辩、差错、偷换、谐音等都是经常采用的搞笑手法。常见的独脚戏表演形式有三种,一是单口独脚戏,行话称“单卖口”,分叙事和散说两类,由一人表演,以“逗笑”的手法组合成串的“包袱(笑料)”,结束时特意安排一个出人意外的笑料,俗称“包袱底”,引得观众捧腹大笑;二是双档独脚戏,行语称“双卖口”,由二人对口表演,与对口相声相近;三是说时串渔,也称“彩扮”,演员简单化装后以人物身份出现,常常一人多角,跳进跳出,随时通过改扮变换身份,表演轻松自由,喜剧性强,再进一步即发展为滑稽小戏。

独脚戏曲目丰富,内容包罗万象。民国时期有“拓荒者”之称的徐卓呆曾编演过《谁先死》、《阿福上生意》等,为独脚戏留下了一批重要作品。其后号称“滑稽三大家”的王元能、汪笑笑、刘春山都在演出中形成了各自的代表作,王元能编演的《各地堂倌》、《宁波空城计》、《哭妙根笃爷》,汪笑笑与鲍乐乐演出的《水果笑话》、《火烧豆腐店》、《大闹明伦堂》,刘春山演出的《游码头》、《汪家大出丰》等都以较高的艺术水准赢得了观众,丰富了独脚戏舞台。

目前,独脚戏演员队伍严重老化,后继乏人,急需保护振兴。

 

金华道情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市

金华道情流行于浙江省金华市及周边地区,它形成于明末清初,可考的历史至少已有三百多年。

金华道情发源于义乌市,原为在道观内演唱的诗赞体“经韵”,后吸收其他词调和曲牌音乐,演变为在民间布道时演唱的“新经韵”,也称“道歌”。南宋开始在“新经韵”演唱时用渔鼓道情筒和指拍作伴奏乐器,这一形式明清以来得到广泛流传。民国时期,义乌道情已十分成熟,出现了骆樟林等名家。

金华道情表演时用金华方言单口坐唱,有连白带唱、唱中插白和间插平板几种方式。其音调多采用徵调式,结构完整,有头有尾,节奏多样,可紧可慢,也可适中。唱腔分为“平调”、“悲调”、“哭调”等,其中平调音域平缓,节奏稳健,多用于叙述故事情节的大段唱腔;悲调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多用于描述人物痛苦的遭遇;哭调模仿女性哭泣,主要用以强化人物的悲伤心情,渲染悲剧气氛。金华道情以金竹所制的情筒(又称“渔鼓”)和两块竹片组成的简板伴奏,演出时以打击乐为前奏,引出唱段。此外,伴奏还能表示句逗停顿、进行过门连接、呈现回环往复的旋律。

金华道情现存《黄金记》、《迎金记》、《金瓜记》、《银台记》、《胡牌记》等传统曲目425部,内容涉及金华及周边地区三百多年来社会、政治、经济及民俗等方面的演变,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目前,老一辈道情艺人年事渐高,后继乏人,部分道情曲目已经失传,保护抢救工作迫在眉睫。

 

武林调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杭州市


武林调又称“杭曲”,流行于浙江省杭州市及周边地区。它系由清代民间宝卷的宣讲活动演化而来,清代后期逐渐成形,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

武林调表现形式灵活多样,演出场所不限,表演者一般为4至5人,主要特点是分行当说唱,表演者借助生、旦、净、末、丑的表演行当来刻画人物,模拟其身份、动作、表情、语气等。有时可由一个表演者模拟数个人物,跳出跳入,变化多端。武林调的唱词多采用七字和十字句式,而在下句押韵,风格清楚明白,通俗晓畅。说白按行当而定,生、旦、净、末各角均使用杭州话书面语,丑角则使用杭州市井方言,生动活泼,特点鲜明。

武林调的唱腔音乐属板腔体,除“大陆板”、“二六板”、“平板”、“游魂调”等主要腔调外,还根据内容表达需要引入民歌小调和其他姊妹曲种的曲调,兼收并蓄,异彩纷呈。二胡、三弦、琵琶是武林调的主要伴奏乐器,早期演出以木鱼击节,后期改为鼓板。在长期的演出实践中,武林调积累了四十余部传统曲目,《方卿见姑》、《岳飞传》、《玉堂春》、《何文秀》、《梁山伯与祝英台》等都是其中的代表性作品。

1969年4月,杭州曲艺团解散,团内的武林调艺人多转行谋生,导致这一优秀的南方民间曲艺样式迅速走向衰落。目前武林调生存困难,濒临灭绝,急需采取积极措施加以抢救保护。

 

绍兴宣卷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绍兴县


绍兴宣卷是浙江绍兴地区的“五大曲种”之一,它形成于清代后期,清末民初流布上海、杭州、苏州、绍兴、宁波等地,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

绍兴宣卷是一种具有宗教色彩的说唱艺术,主要用于祀神祈福活动。其唱本通称“宝卷”,艺人演唱置于桌上,照本宣唱,故名“宣卷”。一般的宣卷徒歌清唱,称为“平卷”;若加二胡、三弦、月琴等伴奏,则称为“花卷”。“平卷”最少需三人,分任生、旦、净、丑诸角色,一人可兼几个不同行当。演唱时围桌而坐,面南者称“禄位”或“书位”,负责翻卷本,多任旦角;东向者称“福位”或“鱼位”,负责以高音木鱼击节,多任杂色;西向者称“寿位”或“静位”,负责击醒木助唱,多任生角。若由四人演唱,则尚有与“书位”并坐的“茶位”,负责斟茶助唱。绍兴宣卷的唱腔音乐称“宣卷调”,其中包括来自绍剧的“五宫调”、“耍孩儿”,来自调腔的“阴四平”、“佛莲花”、“启奏调”及来自民间小调的“单双”、“阴世调”等。唱词以七字齐言对偶或十字齐言对偶为主,唱调音乐亦以上下句末三字始,帮唱必接以“南无阿弥陀佛”的辞腔。

绍兴宣卷的卷本总数在百部左右,其内容或与佛教经籍有关,如《目连宝卷》、《刘香女宝卷》等;或与戏曲及其他曲种同目,如与绍兴调腔同目的《琵琶记》、《西厢记》、《循环报》、《粉玉镜》,与绍剧或越剧同目的《三官堂》、《凤凰图》、《碧玉簪》、《龙凤锁》、《双金花》、《卖花龙图》、《卖水龙图》、《割麦龙图》,与苏州弹词、绍兴词调同目的《玉蜻蜓》、《珍珠塔》、《玉鸳鸯》、《碧玉钗》等。宣卷艺人并无严格的师承,多系自愿组合成宣卷班,以“鱼位”为首,在神诞、寿庆、祭奠等典礼中演唱。

1950年起,受政治形势的影响,绍兴宣卷逐渐停止演出。目前虽有所恢复,但传承乏人,亟待抢救保护。

 

温州莲花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永嘉县


温州莲花形成于清末,至今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在浙南的温州市区、永嘉、瑞安、乐清、平阳、泰顺及台州的部分地区广泛流传。它系由道情演化而来,清末民初已拥有大量听众,并涌现出徐邦忠、吴文高、徐顺杰、李钩金等一批著名艺人。

温州莲花的词句大多采用七字句,也有五字和十字句,一般双句押韵。演唱时,艺人往往在句中加入衬字、助词,以增强节奏,造成韵味。莲花的唱腔是在温州市永嘉县一带民间乡土音乐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它以“莲花调”为基础,而辅以“凤凰调”及温州民歌曲调。艺人演唱时会根据内容表达的需要,灵活运用“快板”、“慢板”、“散板”、“叠板”等板式,形成独特的艺术效果。温州莲花的伴奏乐器最初只有一支道情筒和一副阴阳板(即竹板),20世纪初才出现伴琴莲花,又加入牛筋琴、三弦、琵琶等,使音乐更为优美动听。

温州莲花题材多样,传统曲目达五十余部,以中长篇居多。其中既有《大开天》、《八仙》等神话题材作品,也有《麟麟豹》、《水晶宫》等世俗题材作品,还有《刘文龙》、《高机与吴三春》、《黄三女袅与林定郎》等地方乡土题材作品,内容十分丰富。一部传统中篇曲目可演唱3至4小时,传统长篇曲目则可演唱十小时左右,需分三至四场演出。温州莲花具有广泛的民众性和很强的地域特色,是研究浙南民间文学与社会风俗的重要依据,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目前,这一宝贵的地方曲艺品种已出现生存危机,后继乏人,亟待保护传承。

 

永康鼓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永康市


永康鼓词是流行于浙江金华的永康及周边的武义、缙云、磐安等地的曲艺形式。因旧时的艺人多为盲人,又被称为瞽词或盲词;又因表演形式以唱为主,兼有说白,又俗称之为“唱词”或“唱公事”。

永康鼓词采用永康方音表演,通常为一人自击鼓板自行伴奏说唱。传统节目的题材内容大多为除暴安良、伸张正义、男女情爱和乐善好施。唱腔曲调丰富,依不同的功能分为悲调、怒调、喜调和适宜叙事、对话和抒情的水平调4种。说唱表演讲求抑扬顿挫、张弛有致;伴奏鼓点讲究深浅沉浮、快慢徐疾;节目注重寓教于乐,为当地民众所喜闻乐见。

近几十年来,艺人数量急剧减少,整体发展呈萎缩状态。20世纪50年代,艺人尚有百余人,80年代仅剩六十余人,进入21世纪以来,已不足20人,濒临失传,急需保护和扶持。

 

唱新闻

申报地区或单位:浙江省象山县


唱新闻又称“锣鼓书”,是广泛流传于浙江省宁波市所属象山县及周边北仑、鄞州等地的古老曲艺品种。之所以称之为“唱新闻”,是因为所唱内容多为当下发生的时事。其中,象山境内的唱新闻皆用象山土腔土调说唱表演,内容大多反映本地的风土人情,所以又被称作“象山唱新闻”,简称“新闻”。

唱新闻的表演说唱相间,以唱为主。唱词多为七字句,也有长短句,双句押韵。演出方式分单口(一人演出)与双口(两人演出)两种。单口演出时,艺人左手持小锣、竹板,右手持鼓槌、锣片(竹片),左腿上放一只小腰鼓,有时边敲边说唱,有时唱完一段敲一阵锣鼓,然后接着说唱;双口演出时,一人为主,并自敲鼓板,另一人伴唱。一般在演出前先敲一阵锣鼓,以招揽听众,俗称“闹场”。开演时先唱四句或六句唱词,叫做“书帽子”,然后转入以唱为主、间有说白的“正书”表演。

唱新闻所用曲调很多,多吸收当地的各种曲调发展形成,在宁波地区包括象山一带,使用较多的唱腔曲调,除了基本曲调《新闻调》,还有《镇海调》、《词调》、《赋调》等。传统节目除了中长篇的“正书”或称“当家书”,如《双兰英》、《邬玉林》、《日月琴》、《钉鞋记》、《笼箱记》、《还金镯》、《白玉带》、《药狗记》、《拆鸳鸯》、《元宝记》、《杨家将》以及象山独有的《吊发圈》等;还有多在正书之前加唱的“开场书”,如《打养生》、《劝赌》、《光棍调》、《瘌头抬老婆》等。

20世纪80年代末期以来,观看唱新闻的人越来越少,很多艺人改行另谋出路。特别是老艺人年事渐高,中青年艺人极其稀少,唱新闻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危机,急需予以保护。

 

丽水鼓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 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

建议保护单位 莲都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项目简介:

丽水鼓词是浙江西南丽水市及所属缙云、云和、松阳、景宁和青田各县流布的以丽水方音说唱相间表演的曲艺“说书”形式。因以鼓为主要伴奏乐器,故称“丽水鼓词”。又因行艺演出方式的不同,而有流动演出即“门头鼓”演出使用的扁鼓和坐场演出即“包场鼓”演出使用的大堂鼓之别。

丽水鼓词通常由一人自击鼓板说唱表演,也有一人为主、多人分持大小锣、钗钹、恰恰板和六轮板等伴唱演出的情形。唱腔曲调为板腔体,主要板式有【高调】【低调】【平调】【紧流水】等。唱词以七字句为主,一般四句为一段。节目有长篇也有短篇,其中传统节目的题材内容主要有侠义、公案、世情、神话等等,已知流传下来的传统节目有200多个。包括代表性的长篇节目《九龙鞭》《穿身镜》《陈十四夫人词》及短篇节目《全家福》《百岁坊》等。

丽水鼓词至迟在清代中叶就已形成。据道光《丽水县志》和同治《云和县志》载,丽水鼓词是当时当地百姓自娱娱神的重要方式。清末丽水成立有“丽水县鼓词行会”,标志其发展具有相当的社会基础。 丽水鼓词作为丽水土生土长的曲艺形式,不仅承载着当地百姓的审美智慧,服务于当地民众的精神思想,说唱表演“夫人词”的活动还具有非常浓郁的娱神和祈福意味,反映了当地民众特有的观念意识与思想追求,价值十分独特。


上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云南篇
下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重庆篇
CONTACT US400-001-5241
Copyright © 2013-2017 中传文创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2016123|京ICP证1402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