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管 /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中国文化报社)主办
地区
分类
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陕西篇
日期:2018年05月31日
作者:手艺君
来源:中国手艺网

陕北说书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延安市

  陕北说书是西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曲艺说书形式,主要流行于陕西省北部的延安和榆林等地。最初是由穷苦盲人运用陕北的民歌小调演唱一些传说故事,后来吸收眉户、秦腔及道情和信天游的曲调,逐步形成为说唱表演长篇故事的说书形式。
  陕北说书的传统表演形式是艺人采用陕北方音,手持三弦或琵琶自弹自唱、说唱相间地叙述故事。根据伴奏乐器的不同,或称之为“三弦书”,或称之为“琵琶书”。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陕北说书在著名艺人韩起祥等的改造下,发展成一人同时操用大三弦(或琵琶)、梆子、耍板、名叫“麻喳喳”的击节木片和小锣(或钹)五种乐器进行伴奏的曲艺说书形式。
  陕北说书的唱词通俗流畅,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曲调比较丰富,风格激扬粗犷,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其中常用的有【单音调】、【双音调】、【西凉调】、【山东腔】、【平调】、【哭调】、【对对调】、【武调】等。
  陕北说书的传统节目很多,其中代表性的长篇有《花柳记》、《摇钱记》、《观灯记》、《雕翎扇》等,短段有《张七姐下凡》等。从20世纪40年代起,陕甘宁边区文协成立了说书组,由新文艺工作者林山等帮助韩起祥和其他艺人陆续编演了一些配合革命斗争的新书目,如《刘巧团圆》、《王丕勤走南路》、《宜川大胜利》、《翻身记》、《我给毛主席说书》等。韩起祥和刘绪旺、党福祥、王进考等是富有影响的陕北说书名艺人。近些年来,陕北说书的发展陷入困境,老艺人们逐渐离世,艺术传承后继乏人,急需扶持和保护。

榆林小曲

时间: 2006 类别: 曲艺

地区: 陕西省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榆林市

 

  榆林小曲是形成并主要流行于陕北榆林地区的曲艺唱曲形式,相传由明代驻扎在榆林一带的军官蓄养的歌伎从江南带来,后在长期的发展演变过程中,以当地方言演唱并吸收化用了当地的民歌小调,丰富完善为今天的曲艺品种。

  榆林小曲的表演形式为一人或二人主唱,多人分持扬琴、古筝、琵琶、三弦、京胡、碟子等伴奏并分不同行当兼唱。其唱腔音乐十分丰富,唱腔体裁为曲牌体,或单曲反复,或联曲串唱。伴奏乐器曲目多演绎男欢女爱和儿女情长的内容,尤擅表现由此生发出的离愁别怨。榆林小曲传统的节目有短有长,《日落黄昏》、《妓女告状》、《放风筝》及《梁山伯与祝英台》、《张生戏莺莺》等皆为其中的代表性作品。

  历史上的榆林小曲主要是由爱好者以自娱自乐方式演唱,后来出现了作为乞讨手段的走街串巷演唱、堂会演唱及高台性的经营演出。在当地人的文化生活中,榆林小曲扮演过重要的角色。但是,时至今日,这种艺术形式的发展出现了传承乏人的困难,面临失传危险,需要设法加以保护。

陕北道情

时间: 2008 类别: 曲艺

地区: 陕西省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延安市、清涧县


陕北道情在陕西省子长县、延川县、清涧县集中流传,并辐射至晋西北、内蒙河套及甘肃、宁夏邻近陕北的地区。它源于唐代道教徒诵经的经韵,明清时期发展成形,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

陕北道情分为东路道情和西路道情两支,东路称“新调”,西路称“老调”,两者的音乐调式存在差异。东路为徵调式,演唱风格高亢明快;西路为商调式,演唱风格细腻委婉。但两者的唱腔曲牌大致相同,都有【平调】、【十字调】、【一枝梅】、【凉腔】、【耍孩调】、【五花腔】、【跌落金线板】、【滚白】、【介板】等,号称“九腔十八调”。其中【平调】又称“七字调”,为上下句结构,是陕北道情唱腔中最基本的调式,根据音乐情绪可分出“花音平调”、“立调”、“花腔调”等调式,根据音乐节奏可分出“大起板”、“慢板”、“哭板”、“还阳板”、“二流水”、“送板”、“落板”、“载板”、“一道腔”等板式,两方面结合,共同构成起、承、转、合、绕的陕北道情唱腔体系;【十字调】的曲句采用三三四的句式结构,两个相同的句子构成一个循环,其板式主要包括“慢十字调”、“快十字调”、“十字调侧板”、“十字调落板”等;【一枝梅】的乐句方正对称,开头、结尾部分节奏自由舒缓,延长音多,中间段落节奏铿锵有力;【凉腔】又称“冒凉腔”,在陕北方言中特指“昂扬之气”,它按板式可分为“高音凉腔”、“乍腔”、“平调凉腔”、“抱句子凉腔”、“半凉腔”等,开头部分由低向高上翻七度音阶,中间由两个对称句组成,可自由反复,结尾则是前两部分旋律经节奏变化后的再现,高亢嘹亮,叙事性强;【耍孩调】由两大乐段组成,前段平和深沉,后段激越明快,适合单独演唱,其板式则有“整终南”、“乱终南”等;【跌落金线板】历史悠久,被视为“音乐活化石”,其音调低回深沉,节奏舒缓自由;【滚白】是无固定节奏的吟咏叙说,每句最后一个延音上锣鼓都会显示由弱到强、由快到慢的变化,表现力极强;【介钹】有板无眼,节奏急促,音调高亢。

陕北道情演出时原本是由单人或多人清唱,以小三弦、四音胡、管子及小锣、小钗等文场乐器伴奏,后逐渐发展成道情戏。传统曲目有《十万金》、《闹书馆》、《牡丹亭》等二十余种。传承方式主要包括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父子相授和以村为基本单位的集体传承两种。目前,陕北道情生存困难,后继乏人,急需保护。


眉户曲子

时间: 2008 类别: 曲艺

地区: 陕西省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户县


陕西省户县曲子主要流布于户县和眉县等地,它萌芽于明代正德年间,形成于清代初年,至今已有三百余年的历史。

户县曲子采用清曲坐唱的方式演出,演员不化妆,俗称“地摊子”,多在节庆、庙会、红白喜事等场合演出。演唱时以三弦为主要伴奏乐器,板胡、笛子、四页瓦和撞铃为辅助乐器,有时还加入碟子。

户县曲子的唱腔音乐属曲牌联缀体,其中包括36个大调和72个小调。大调较为古老,曲体结构复杂,旋律富于变化,拖腔悠长委婉,演唱难度大;小调多为民歌小曲,结构精短,旋律流畅。户县曲子演唱时往往根据内容来选择一些音乐情绪与之相适应的曲调,而后将这些曲调有机地加以组合,使之能完整地表现一种场景或人物的心理流程,像《五更鸟》即用了【月调】、【慢五更】、【岗调】、【戏秋千】等9个曲牌,《百戏图》更进一步用了【月调】、【银纽丝】、【劳子】等11个曲牌。套曲联缀有自身的规律,既灵活又严谨,如起腔为【越调】,尾声仍须用【越调】;起腔为【背尾】,落尾亦同样是【背尾】,等等。

户县曲子传统曲目已知的有《皇姑出家》、《寡妇验田》、《秦琼观阵》、《王大娘顶缸》、《雁塔寺祭灵》等一百五十余种,按其题材内容可分为风俗、演义、传奇、灵怪和开篇小曲等五大类。目前,户县曲子的传承面临困难,急需有关方面积极扶持,加以保护。7

陕北道情演出时原本是由单人或多人清唱,以小三弦、四音胡、管子及小锣、小钗等文场乐器伴奏,后逐渐发展成道情戏。传统曲目有《十万金》、《闹书馆》、《牡丹亭》等二十余种。传承方式主要包括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父子相授和以村为基本单位的集体传承两种。目前,陕北道情生存困难,后继乏人,急需保护。

 

韩城秧歌

时间: 2008 类别: 曲艺

地区: 陕西省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韩城市


韩城秧歌是融说唱、民歌、舞蹈为一体而以说唱统领整个表演的一种综合性曲艺形式,主要分布在陕西韩城及周边地区,它形成于清代同治、光绪年间,至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清代光绪二年(1876),韩城秧歌艺人韩敏卿曾带领秧歌班进京演出,一时名动京师,扩大了韩城秧歌的影响。

韩城秧歌有其固定的表演程式,开场首先由丑角登台“拜场”,唱一支“四六曲”表示自谦,然后开始“请场”,即请称为“包头”的旦角上场。“包头”登场后唱“开门调”亮相,接下来由丑角数落褒贬旦角,名为“数花”。丑角随即唱“四六曲”表示推让,“包头”则唱“四六开门曲”承接,谓之“推接”。正曲一般由丑角和旦角联唱,以叙述故事情节。退场时丑角和旦角唱“四六曲”表示自谦,并引出下一个曲目。旦角的表演以妖、巧、俏、媚为特点,动作妩媚,婀娜多姿;丑角则刚健悍勇,步态潇洒,常有跺脚蹬腿的动作。二者刚柔并济,造成强烈对比。韩城秧歌的唱腔曲调属曲牌联套体,现存117种;舞蹈带有乡土气息,欢快矫健,层次清晰,变化丰富。有些节目装扮表演时具有一定的戏曲特征,因而得到“对对戏”的俗称。韩城秧歌传统的演出曲目相当丰富,有历史传奇、神话传说、民俗风情、民间故事等多种题材的作品。现共挖掘整理出曲目127个,出版曲本96种。

20世纪40年代末,韩城秧歌开始走向衰微,至六七十年代,其表演已很少见,现在更是只有在山区的个别村落才能见到。可以说,韩城秧歌已处于濒危状态,随时有消亡的可能,急需制定保护方案,抢救扶植,帮助传承。

 

洛南静板书

时间: 2009 类别: 曲艺

地区: 陕西省   

申报地区或单位:陕西省洛南县

洛南静板书是流行于陕南一带的曲艺说书形式,至迟在清道光年间即已形成。表演形式以唱为主,兼有说白。通常为一人自弹三弦并击打大锣、小锣、铜镲和脚踏梆子、蚂蚱板子自行伴奏演出。

过去,洛南静板书多为盲人求生糊口的手段,演出多在求神、祈雨、婚庆、丧葬、寿诞、过满月等祭礼和助兴场合。1976年以来,出现了高台表演。

洛南静板书传统节目的题材内容丰富多彩,涉及神话传说、历史演义、公案传奇、忠臣孝子、男情女爱等等,篇幅有长有短,深受群众喜爱。但20世纪末期以来,艺人锐减,演出萎缩,生存濒危,急需保护。


上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山西篇
下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四川篇
CONTACT US400-001-5241
Copyright © 2013-2017 中传文创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2016123|京ICP证1402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