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管 /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中国文化报社)主办
地区
分类
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江苏篇
日期:2018年05月31日
作者:手艺君
来源:中国手艺网

苏州评弹(苏州评话、苏州弹词)

苏州评弹•苏州评话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苏州市


  苏州评话是采用以苏州话为代表的吴语方言徒口讲说表演的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包括上海大部的吴语地区,通常与苏州弹词合称“苏州评弹”。在流行地区,苏州评话俗称“大书”,苏州弹词俗称“小书”,总称“说书”。
  苏州评话至迟在明末清初就已形成,清代中叶进入鼎盛时期,成立有行会组织光裕社。至咸丰、同治年间,出现了说演《水浒》的姚士章等名家。
  苏州评话的艺术传统非常深厚。表演以第三人称即说书人的口吻来统领叙述,中间插入第一人称即故事中人物的语言进行摹学。摹学故事中人物的语言举止叫做“起角色”,第三人称的说演称“表”,第一人称的说演称“白”,表和白以散文为主,也有用作念诵表演的部分韵文,包括赋赞、挂口、引子和韵白等。表演注重制造喜剧性的噱头,有“噱乃书中之宝”的说法。又因演员在语言运用和“起角色”等方面的不同特色,形成有不同的风格流派。如说演严谨,语言表达基本固定,叫做“方口”;随机应变,舌底生花,善于即兴发挥,为适应不同的听众而随时变化,叫做“活口”;说表语如联珠,铿锵有力,叫做“快口”,相反则为“慢口”;以说表见长,少起角色,称为“平说”。其艺术上的发达为同类说书形式所少有。
  苏州评话的传统节目约有五十多部,其中包括讲史性的《西汉》、《东汉》、《三国》、《隋唐》、《金枪》、《岳传》、《英烈》等,俗称“长靠书”,又称“着甲书”;侠义性的《水浒》、《七侠五义》、《小五义》、《绿牡丹》、《金台传》等,俗称“短打书”,此外还有神怪故事和公案书如《封神榜》、《济公传》、《彭公案》、《施公案》等。
  苏州评话的节目形态多属长篇故事,分回逐日连说。每天说演一回,每回约一个半小时。通常一部书能连说月余,长的可达一年半载。其艺术表现以单线顺叙为主,用“未来先说、过去重提”的方法进行前后呼应,同时用不断设置“关子”的办法来制造悬念,吸引听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州评话编演了一批新书目,重要的有《江南红》、《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烈火金钢》、《敌后武工队》等,还出现了一些中短篇节目。
  近些年来,苏州评话听众锐减,书场萎缩,艺人大量流失,生存发展面临危机,急需加以扶持和保护。

苏州评弹•苏州弹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苏州市

      苏州弹词是以说唱相间的方式用苏州方言表演的“小书”类曲艺说书形式,发源并流行于以苏州为中心的江苏东南部、浙江北部和上海等吴语方言区,大约形成于明末清初。由于和苏州评话同属说书行业,曾经拥有共同的行会组织,民间即习惯性地将其与苏州评话合称之为“苏州评弹”。
  苏州弹词的表演通常以说为主,说中夹唱。唱时多用三弦或琵琶伴奏,说时也有采用醒木作为道具击节拢神的情形。演唱采用的音乐曲调为板腔体的说书调,即所谓“书调”。因流传中形成了诸多的音乐流派,故“书调”又被称之为“基本调”。早期演出多为一个男艺人弹拨三弦“单档”说唱,后来出现了两个人搭档的“双档”和三人搭档的“三个档”表演。
  苏州弹词的艺术传统非常深厚,技艺十分发达。讲究“说噱弹唱”。“说”指叙说;“噱”指“放噱”即逗人发笑;“弹”指使用三弦或琵琶进行伴奏,既可自弹自唱,又可相互伴奏和烘托;“唱”指演唱。其中“说”的手段非常丰富,有叙述,有代言,也有说明与议论。艺人在长期的说唱表演中形成了诸如官白、私白、咕白、表白、衬白、托白等等功能各不相同的说表手法与技巧,既可表现人物的思想活动、内心独白和相互间的对话,又可以说书人的口吻进行叙述、解释和评议。艺人还借鉴昆曲和京剧等的科白手法,运用嗓音变化和形体动作及面部表情等来“说法中现身”,表情达意并塑造人物。在审美追求上,苏州弹词讲求“理、味、趣、细、技”。“理者,贯通也。味者,耐思也。趣者,解颐也。细者,典雅也。技者,工夫也”。
  苏州弹词的节目以长篇为主,传统的代表性节目有《三笑》、《倭袍传》、《描金凤》、《白蛇传》、《玉蜻蜓》、《珍珠塔》等几十部。早期的著名艺人有清代的王周士、陈遇乾、毛菖佩、俞秀山、陆瑞廷、姚豫章、马如飞、赵湘舟和王石泉等。清末民初出现了大批女演员。20世纪30年代以来,随着广播电台的兴起,苏州弹词进入鼎盛期,节目丰富,流派纷呈,以演唱的音乐风格区分,就有“沈(俭安)调”、“薛(筱卿)调”、“魏(钰卿)调”、“夏(荷生)调”、“周(玉泉)调”、“徐(云志)调”、“蒋(月泉)调”等十多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州弹词艺术经过艺人们自觉的整旧创新,艺术上有了很大的飞跃。新节目不断涌现,长篇有《白毛女》、《新儿女英雄传》、《李闯王》、《青春之歌》、《苦菜花》、《红岩》、《野火春风斗古城》、《红色的种子》、《江南红》、《夺印》、《李双双》等,中篇和常独立演出的“选回”有《老地保》、《厅堂夺子》、《玄都求雨》、《花厅评理》、《怒碰粮船》、《庵堂认母》和《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海上英雄》、《芦苇青青》、《新琵琶行》、《白衣血冤》、《大脚皇后》等。
  然20世纪末期以来,苏州弹词听众锐减,书场萎缩,艺人大量流失,生存发展面临危机,亟待抢救和扶持。

 

扬州评话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扬州市


  扬州评话是以扬州方言徒口讲说表演的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苏北地区和镇江、南京、上海等地。兴起于清初,不久就形成了“书词到处说《隋唐》,好汉英雄各一方”的繁荣局面,独步一时的书目有《三国》、《水浒》等10部,身怀绝技的著名说书家也有20人之多。到了乾隆年间,有的艺人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加工充实传统节目,有的则创编新书。如屡试不第后成为扬州评话艺人的叶霜林把自己的遭遇和激愤心情寄寓到《岳传》中,说演《宗留守交印》“声泪俱下”,感人至深;浦琳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编说《清风闸》,塑造了以皮五辣子为代表的一批社会底层人物形象,影响深广;艺人邹必显独创新书《飞跎传》,讽刺嘲笑的矛头直指统治阶级中的显赫人物,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受压迫者的心声,丰富了扬州评话的表现内容。
  扬州评话在艺术上以描写细致、结构严谨、首尾呼应、头绪纷繁而井然不乱见长,表演讲求细节丰富,人物形象鲜明,语言风趣生动。艺人在创作和表演中还十分注意渲染扬州本地的风光,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扬州评话表演上善于借鉴吸纳兄弟艺术的长处,注重口技的运用。其中《三国》和《水浒》是两部深受欢迎又自成流派的长篇节目,说演《三国》者以清咸丰、同治年间的李国辉、蓝玉春最为著名且影响深广,为后世所宗法,号为“李派”和“蓝派”;李国辉所传8个弟子时称“八骏”,其中的康国华以说演孔明角色见长而有“活孔明”之誉,由他开创的《三国》说演风格人称“康派”。说演《水浒》的名家有邓光斗,以表情动作精彩而获“跳打《水浒》”之誉。后来艺人王少堂在继承前辈《水浒》书艺的同时,发展了其中的宋江、武松、石秀、卢俊义等四个“十回书”,自成一绝,人称“王派《水浒》”。
  扬州评话的传统节目分为三类,其中包括讲史演义类的《东汉》、《西汉》、《三国》、《隋唐》、《水浒》、《岳传》等,公案侠义类的《绿牡丹》、《八窍珠》、《九莲灯》、《清风闸》等和属于神话灵怪类的《封神榜》、《西游记》、《济公传》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整理出版了王少堂的长篇《水浒》,即宋江、武松、石秀、卢俊义四个“十回书”,出版了《扬州评话选》和《扬州说书选》,与此同时,还出现了根据小说编演的《烈火金钢》、《林海雪原》、《红岩》和夏耘等创作的《挺进苏北》、李真创作的《广陵禁烟记》等一些长篇和中短篇书目。这一阶段的著名演员有王筱堂、王丽堂、俞又春、李信堂和惠兆龙等。
  扬州评话现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演出队伍萎缩,听众老化,书场陈旧,后继乏人,生存与发展受到严峻挑战,亟待有效保护。

 

扬州清曲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扬州市 


  扬州清曲是在明清时期流行于扬州一带的俗曲和小调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曲艺唱曲形式,又名“广陵清曲”、“维扬清曲”,俗称“小唱”或“唱小曲”,主要流行于江苏省的扬州、镇江和上海等地,用扬州方音表演。它在清代初期即已形成。传统的表演形式为一二人至八九人分持琵琶、三弦、月琴、四胡、二胡、扬琴由及檀板、碟子、酒杯等自行伴奏坐唱,走上高台后大多由5人分持琵琶、三弦、二胡、四胡和扬琴自行伴奏坐唱。唱腔曲调为各类曲牌,早期主要用【劈破玉】、【银纽丝】、【四大景】、【倒扳桨】、【叠落金钱】、【吉祥草】、【满江红】、【湘江浪】等,后来主要用【软平】、【骊调】、【南调】、【波扬】、【春调】、【补缸】、【鲜花调】、【扬子调】、【杨柳青】、【雪拥蓝关】等。节目分为采用单支曲牌演唱的“单片子”和两支以上曲牌连缀或联套演唱的套曲两种类型。套曲又分为“小套曲”和“大套曲”,以【满江红】为主要曲调的套曲俗称“五瓣梅”。
  扬州清曲的演唱分职业性和自娱性两种,前者在旧时以个人或家庭为单位,走街串巷或在航行于内河的客船上卖艺,后来主要由专业曲艺表演团体的专职演员进行表演;后者多系店员、小手工业者和知识阶层的市民客串演唱,有些人甚至在创作唱本和音乐曲调的改革整理方面多所贡献,还有些人做过一些理论性的整理研究工作,如王万青即著有《扬州清曲唱念艺术经验》。传统的代表性节目有《十杯酒》、《做人难》等“单片子”,《三国》、《水浒》、《西厢记》、《红楼梦》、《白蛇传》、《珍珠塔》、《黛玉悲秋》、《梁山伯与祝英台》、《秦琼卖马》、《苏三起解》、《竹木相争》、《烟花自叹》、《老鼠告状》等套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编演的新节目有《刘胡兰》和《工农兵》等。
  据李斗《扬州画舫录》记述,扬州清曲的早期知名艺人有黎殿臣、陈景贤、刘天禄、刘禄观、牟七、金姑、潘五道士、郑玉本和朱三等。20世纪以来影响较大的艺人有黎子云、钟培贤、裴福康、王万青和尤庆乐等。
  扬州清曲是历史较为悠久的曲艺唱曲形式,许多元明以来的古代民间俗曲,包括一些俗曲的原词,都在扬州清曲中得到了很好的保存。由于流播时间较长,它在传布中对其他地区的许多同类曲种产生过不同程度的影响。当前这一具有代表性的古老曲种由于种种原因已处于艺人流散、后继乏人的濒危状态,急需加以抢救和保护。

 

小热昏

 

常州小热昏是在广泛流行于江浙一带的同名曲艺形式的基础上,依 托常州地方语音和民间曲调进行说唱表演的独特曲艺形式。迄今已有 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因传统节目大多讽喻当时社会的黑暗现象,为免 遭麻烦和迫害,艺人们取名为“小热昏”。 常州小热昏的表演形式以唱为主,兼有说白。节目内容讲求生动风 趣,说白滑稽幽默,唱词通俗易懂。唱腔多化用当地百姓熟悉的民歌小 调,如梨膏糖调、青年曲、柳青娘调、宣卷调、小放牛、花鼓调等,也 有借用常州摊簧等的唱腔曲调配词演唱的情形。伴奏乐器为小锣和竹板。 因其形成源于售卖梨膏糖(一种可以清热化痰的熬制糖果)时的叫卖招 徕,故旧时的艺人们行艺时,都兼顾售卖梨膏糖,边售卖梨膏糖边表演。 一般的演出程序因而为:开场、卖口、唱曲、卖糖、唱篇、送客。后来 出现了高台表演,也多以卖梨膏糖的工具作为演出道具。 常州小热昏不仅自身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也是苏南滑稽戏、常州 道情和独脚戏等艺术形式的重要孕育母体。但其在现代的发展遇到了极大 困难,艺人急剧减少,演出市场萎缩,传统节目流失,急需抢救和保护。

 

扬州弹词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扬州市

项目保护单位:江苏省扬州市曲艺团

 

扬州弹词,原名“弦词”、“对白弦词”,形成于明末,兴盛于清初,至今已有四百年历史,主要流行于扬州及周边地区。

扬州弹词以说表为主,弹唱为辅。因一人自弹三弦坐唱,故名“弦词”。后发展为“双档”,增加琵琶伴奏,故称“对白弦词”。唱词以七字句为主,叠加的单句称为“凤点头”。其表演与评话大致相同,所不同者一是更加讲究字正腔圆,语调韵味;二是演示动作幅度更小,重在面部表情。说表多用扬州方言,起角色时也用外地的“码头话”,以区别和刻画人物。双档演出,二人合作,以不同人物的口吻、声调对话。上手演员侧重叙述,唱曲多由下手演员担任。

扬州弹词常用曲牌以羽调和商调居多,有【锁南枝】、【耍孩儿】、【三七梨花】、【沉水】、【南调】等,朴实典雅,古色古香,多年来少有变化。唱词安排在书词当中,有代言体和叙事体。伴奏三弦弹骨架音,疏放朴实,琵琶则润密多变,跌宕绮丽,谓之“三弦骨头琵琶肉”。

扬州弹词自晚清以来有“周派”、“孔派”、“张派”。现唯有张派传世。张派代表书目有《双金锭》、《珍珠塔》、《落金扇》、《刁刘氏》等,经过一百多年的加工和发展,演唱技艺日臻圆熟。目前,扬州弹词生存状况艰难,后继乏人,亟待保护,以利传承。

 

徐州琴书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徐州市


徐州琴书又名“苏北琴书”,旧称“丝弦”、“唱扬琴”等,主要流行于以徐州为中心的苏、鲁、豫、皖四省接壤地区。它源于明代小曲,清代后期发展成形,至今已有近两百年的历史。

徐州琴书以徐州方言演唱,乡土气息浓郁,既有南方曲艺的婉转灵秀,又有北方曲艺的粗犷激昂。它唱腔优美,曲调丰富,音乐结构一般包括“起板”、“慢四板”、“大八板”或“花四板”、“过板”几个部分,入活儿时唱【凤阳歌】、【垛子板】或念说白,最后以“煞板”结束。除【凤阳歌】和【垛子板】外,其唱腔曲牌还有【莲花落】、【摩坷萨】、【银纽丝】、【刮地风】等。徐州琴书有单档、双档、表演唱等多种演出形式,单档又分用单脚梆伴奏和用单琴板伴奏演唱两种形式;双档也称“对口”,演唱者执檀板兼敲扬琴,伴奏者操笙琴,演出时既可独唱,也可对唱,还可帮腔或合唱;表演唱是演员边唱边展示表演动作,另有小型乐队在旁伴奏、帮腔。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徐州琴书艺人创作、改编了大量的演出曲目和唱段,通过这些作品惩恶扬善,宣扬社会伦理,表达民众意愿。《王天宝下苏州》、《张廷秀赶考》、《吕洞宾戏牡丹》、《水漫金山》等是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曲目。

近年来,徐州琴书演出机会减少,老艺人年事已高,无法继续从艺,中年演员迫于生计,纷纷改行,导致这一曲艺样式后继乏人,濒临灭绝,对它进行抢救保护已成为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

 

南京白局

申报地区或单位: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


南京白局流布于江苏省南京市区及其周边的六合、江浦、江宁和皖东的来安、天长等地。它形成于清代中期,光绪年间已在南京及周边地区广泛流传。当地的织锦工人与市民在劳作之余常相聚自娱,演唱明清俗曲和江南小调。每逢盂兰会或婚嫁喜庆之事,市民常邀请工人中唱得较好的玩友摆局表演,演唱者“受请不受物”,白唱不卖钱,故称“白局”,后来出现的收受酬劳的商业性演出则称为“红局”。

南京白局系用南京方言演唱牌子曲,基本演出形式是开席坐唱,即在街头置一长几,燃点香烛,七八人围坐,一人演唱,其他六七人以胡琴、月琴、三弦、笙、箫、铙、钹等乐器伴奏。红局班社演出时,配有绣堂名的堂围椅帔,排场稍显富丽。穷困艺人进行白局表演,则多在茶馆酒肆自拉自唱,而后捧一茶盅讨钱,俗称“抹桌子”;如带一女孩沿街卖唱,便称为“扬花”,盲艺人演唱则谓之“瞽目丝线”。1949年后,南京白局除坐唱外,也能进行表演唱和彩唱。其唱腔采用上、下句结构的俗曲曲牌【数板】,句与句之间用过门连接,可以无限反复。

南京白局的演唱内容往往与时事新闻和基层大众的生活相联系,代表曲目有《打议员》、《机房苦》、《王老头配茶壶盖》等,也有一些曲目如《金陵遍地景》、《南京风俗景》等,以描绘南京景色和社会风貌为主,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目前,南京白局后继乏人,已成濒危曲种,急需保护传承。


上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吉林篇
下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江西篇
CONTACT US400-001-5241
Copyright © 2013-2017 中传文创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2016123|京ICP证1402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