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管 /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中国文化报社)主办
地区
分类
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北京篇
日期:2018年05月24日
作者:郑真鑫
来源:中国手艺网

相声

申报地区或单位:中国广播艺术团

北京市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天津市

项目保护单位:中国广播艺术团

北京市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天津市艺术研究所

相声大约形成于清朝咸丰、同治年间的北京,而后活跃于京、津及北方,是流传至今受众面最广、普及面最宽、最受群众欢迎的曲艺曲种之一,以滑稽、讽刺等艺术手段见长,充满戏剧性,至今已传至第9代。

相声的表演最初有两种,在帷幕中表演的称“暗春”,公开表演的称“明春”。形式包括单人表演的“单口相声”、两人表演的“对口相声”以及三人或三人以上集体表演的“群口相声”三种,以“对口相声”最为常见。落到文字上为“甲”、“乙”,甲是逗哏,乙是捧哏。对口相声又可分为“一头沉”、“子母哏”和“贯口”等几种。此外,近年来又出现了化装相声、相声小品等喜剧色彩浓郁的新兴的表现形式。经过加工整理保留下来的传统段子,单口相声《连升三级》、《珍珠翡翠白玉汤》、《化蜡扦》、《小神仙》等;对口相声《关公战秦琼》、《戏剧杂谈》、《扒马褂》、《金刚腿》等。

天津相声自成一派。它以说为主,以讽刺见长,火爆热烈,富于幽默感,如张寿臣的《哏政部》、小蘑菇的《牙粉袋》、马三立的《开粥厂》、《卖挂票》、《买猴》等作品,讽刺意味浓厚。天津的文哏相声也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和风格不同的表演流派。例如,传统相声《文章会》,就有张寿臣、马三立、苏文茂的不同演出脚本,演出风格也不尽相同。

相声正逐渐走向“快餐文化”的边缘,队伍后续力量的培养,已成为整个相声界的当务之急。


京韵大鼓

申报地区或单位:北京市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天津市曲艺团

项目保护单位:北京市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

天津市曲艺团

 

京韵大鼓曾名“京音大鼓”、“小口大鼓”,形成于清末民初,主要流行于京、津、华北及东北地区,是由河北河间一带的“木板大鼓”和清代流传于八旗子弟间的“清音子弟书”合流发展而形成的。鼓书艺人胡金堂(艺名胡十)、霍明亮、宋玉昆(艺名宋五)及后来的刘宝全等人对木板大鼓进行改革,在原有的伴奏乐器三弦上,增加了四胡和琵琶,将河间方言改为北京语音,吸收了京剧的发音吐字与部分唱腔,采用了大量子弟书的曲本,形成了韵味独特的京韵大鼓。

京韵大鼓的艺术特点表现为:雅俗共赏的形式,刚柔并济的风格,说唱结合的方法,一曲多用的唱腔和写意传神的表演。近几十年来,产生了白云鹏创立的“白派”和骆玉笙(艺名“小彩舞”)创立的“骆派”。其唱词的基本句式是七字句,有的加入了嵌字、衬字和垛句。每篇唱词约150句左右。甩韵以北京语音十三辙为准,一个唱段大都一韵到底,唱中有说,说中有唱。韵白讲究语气韵味,半说半唱,与唱腔自然衔接。表演时一人站唱,自击鼓板掌握节奏。主要伴奏一般为三人,所用乐器为大三弦、四胡、琵琶,有时佐以低胡。

京韵大鼓重歌唱,唱腔属板腔体,专唱短篇曲目,有传统曲目、写景抒情小段以及反映现代生活的优秀曲目和新编历史题材等。传统曲目有《单刀会》、《战长沙》、《白帝城》、《刺汤勤》、《探晴雯》、《黛玉焚稿》、《风雨归舟》等百余段。建国后京韵大鼓得到了长足发展,并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年轻演员。但目前已后继乏人,亟须保护和传承。

 

单弦牌子曲(含岔曲)

申报地区或单位:北京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市西城区

项目保护单位:北京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市西城区文化馆

 未标题-1 副本.jpg

单弦牌子曲(简称单弦)起源于清乾隆年间,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流行于北京、天津和东北等地,是在北京岔曲和八角鼓演唱艺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单弦是具浓郁北京地方音乐语言特色的曲种,又是满族与汉族民间艺术交融的产物。

单弦音乐属于曲牌联缀体,在较长的历史时期演变中,保存了清代以来北京联曲体曲艺演唱风貌。单弦可分为抒情和叙事两种,表演时按照不同内容选用曲牌。单弦常用的曲牌有【太平年】、【云苏调】、【怯快书】、【南城调】等60多个。其文体有长短句、上下句两种,常用三字头、垛句、嵌字、衬字等。演出有一人自弹自唱,也有一人站唱敲击八角鼓,另一人操三弦伴奏,还有单弦对唱、牌子曲群唱、单弦群唱等形式。传统曲目蕴藏丰富,多演唱近代话本小说内容,如《凤仪亭》、《翠屏山》、《高老庄》、《黛玉葬花》等。    

岔曲流传于北京地区,约出现于清康熙年间,在京腔演唱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成。岔曲曲词至雅至俗、趋雅趋俗,曲目繁多,曲调悦耳。清代乾隆六十年(1795)在北京出版的《霓裳续谱》收有岔曲148首。岔曲表演方式有三种:大多是一人自击八角鼓演唱,或加一人操三弦伴奏;也有二人操八角鼓演唱;还有由集体演唱群曲的。如今北京市的主要曲艺票房有 “霓裳续咏”,“永庆升平”,“金秋曲艺沙龙”,“老韵京音”,“曲坛之友”,“曲艺之家”等。但由于单弦及岔曲演唱技巧较为高雅,能够唱好的专业演员越来越少,很多票友都已进入耄耋之年,后继乏人,加之曲谱保留较少,许多流派曲调濒临失传,亟待保护。

北京评书

申报地区或单位:北京市宣武区、辽宁省鞍山市、本溪市、营口市

北京评书源于唐宋,兴于明清,是北方地区影响深远的一种曲艺形式,主要流布于北京、天津、河北、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地。宋代以后“说话”艺术的兴盛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长篇白话小说的形成,为北京评书的最终出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北京评书表演时由一人坐于桌后,以折扇和醒木为道具,利用手势和表情等手段交代情节,刻画人物,还常借助口技模拟风、雨、炮、马等的声响,以增强节奏,渲染气氛。评书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套独有的程式规范,表现出“豪”、“紧”、“动”、“热”等艺术特色。它以“书梁子”、“回目”、“关子”、“拨口”等组织结构,以“赋”、“赞”等描人状物,恰切精当,层次井然。其演述充满口语色彩,风格豪放质朴,热烈明快,说来娓娓动听,引人入胜。

北京评书的传统书目主要有《东汉演义》、《西汉演义》、《三国演义》、《岳飞传》、《三侠五义》等,这些作品在传播过程中起到了普及历史知识、彰显传统美德的教育功能,具有不可低估的文化价值。近现代以来,北京评书业涌现出一大批艺术水准较高的表演艺术家,袁阔成、田连元、连丽如等。

目前,文艺形式的增加及大众传媒的发展造成社会文化生活的空前繁荣,在此背景下,人们对评书这一艺术门类的兴趣热情被大大削弱了。这种状况影响到北京评书的发展,致使评书从业者减少,曾经辉煌一时的优秀民间艺术后继乏人,传承正面临巨大困难,急需有关方面尽快采取措施,着手进行保护扶植。

 

数来宝

申报地区或单位 北京市东城区

建议保护单位 北京市东城区第二文化馆(北京市东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项目简介:

数来宝或称“快板”,是一个采用北京方音韵诵叙述、并用竹板等击节乐器节拍伴奏的曲艺表演形式。表演讲求话语流利、合辙押韵、即兴发挥和机趣幽默。相传在明朝即以形成,并在北京一带出现了索、李、朱等传承门派。

数来宝的演出,历史上经历了穿街走巷、撂地卖艺和登台表演三个阶段。由于要挨门献艺、唱诵乞讨,演出的对象主要是商家铺户和有钱人家。“把商店经营的货品夸赞得丰富精美,‘数’得仿佛‘来’(增添)了‘宝’”,因而得名。到了20世纪30 至50年代,随着北京曲艺表演场所的多样化,穿街和撂地之外,书场和游艺厅也有了数来宝表演,广播电台更是争相播出数来宝节目,数来宝因而成为市民重要的娱乐审美形式。

数来宝的演出方式有单口、对口、群口三种。尤以对口为多。唱词使用两句一换韵的“花辙”,并仿效相声的捧逗技巧,甲乙演员之间通常来往竞技、妙趣横生。

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战士和职工常将对口数来宝用于宣传鼓动和劝善教育,并在许多地方改称“对口快板”。甲乙演员的表演配合,也不拘泥于单纯的逗捧关系,而是大量出现了延顺与轮替关系;单口数来宝通常一辙到底,并多用于返场和开场节目的演出,幽默性和游戏性的段子居多。20世纪50年代,有人还在数来宝表演的基础上,借鉴山东快书等的形态技巧,于天津创立了擅长叙事的新曲种“快板书”。从而使得数来宝在擅长通过谐趣进行说理的审美优长之外,成为孕育催生新曲种的“活水源头”,体现出丰富多样的文化价值。 


上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安徽篇
下一篇:天津曲艺周非遗项目 | 福建篇
CONTACT US400-001-5241
Copyright © 2013-2017 中传文创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2016123|京ICP证1402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