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管 /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中国文化报社)主办
地区
分类
垛边工艺 匠人们的“神来之笔”
日期:2018年04月08日
作者:张辉
来源:中国文化报

4.jpg

清代早期 黄花梨垛边裹腿罗锅枨方桌

垛边之立意是以增加立面的厚度,使观赏面显得厚重。如果桌子仅是常规的单层边抹,则不够厚阔,面沿视觉感单薄。于是匠人们便在器物边抹底下沿外缘增加一条或几条木材,是为垛边。这是匠人们在处理光素类家具构件的反复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美化器物面沿的方法,也是明式家具由线向面转变的一例体现。

    垛边的由来

    垛边符合古典家具“观赏面不断加大法则”中的“组合”层面。垛边式桌子的边抹下多为二层、三层垛边,视觉上成了“劈料”形态。其下设裹腿高罗锅枨,高罗锅枨与垛边相抵,或设横枨,上置矮老(中国传统家具中,罗锅枨或者直枨与台面或者牙子之间,垂直连接的圆形或者方形部件)。

    清代早期以后,在不使用雕刻工艺的状态下,为了追求面的加大和审美元素的增加,匠人们创造了垛边、裹腿,并继续使用攒接、斗簇等工艺,以朴素的木条、木板进行拼接,组合出精彩的外观。

    分析垛边、攒牙板的做法,可以发现光素一脉家具上新的观赏面是如何不断地被强化,其新的审美元素是怎样被创作出来的。

    在明式家具发展晚期,光素形态继续创造家具新造型和新式样,这是明式家具发展第二轨迹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此时明式家具发展的主流形态特点是在不断加强雕刻图案,强化观赏效果,但明式家具发展的第二轨迹上的作品也很重要。

    在审美上,明式家具的一些构件有条理的反复、交替或排列处理,使人们在视觉上感受到动态的连续性,产生节奏感,从而冲击人们的视觉,令人产生愉悦的心情,这也是垛边之美所在。

    由线状向面状的转换

    人们常常赞美明式家具的线状美,但垛边以及攒牙板等的做法,表明在不使用雕刻的制作中,匠人们的目光也是由线状向面状的注视,其对“观赏面”的追求在明式家具上是多维的。

    黄花梨垛边裹腿罗锅枨方桌的桌面心由两块板拼成,收藏家王世襄曾说两板拼面“在八仙桌上是比较少见的”。桌面下加上二层垛边,一木劈出,其形态又称为“劈料”。

    高罗锅枨与垛边相抵,桌面的立面略大于垛边,罗锅枨的立面厚度,形成变化和节奏。罗锅枨两端与垛边间形成了形式空间变化。裹腿高罗锅枨相比一般罗锅枨的优势,一是使桌面下空间宽敞,二是大段枨体抵住牙板或边抹,起支撑作用。

    整个桌子以用材硕大敦重为特征,垛边用材厚大,故垛边数量少,也与粗大的四腿相协调。与黄花梨垛边条桌所不同的是,此方桌通体光素,所有美观均来自光洁构件的巧妙组合。

    而黄花梨垛边条桌的桌面攒框装心板,边框用料甚为宽大。边抹下加圆裹圆垛边。立面共有四个圆混面,即边抹上出一木所开的两条劈料式样,垛边的木料上也出一木所开的两条劈料式样,所以此桌显得细密,但层数增加。桌子四角上更垛有圆裹圆角牙,也为劈料作法。下有圆裹圆抵牙高罗锅枨。此条桌劈料的细巧作法与上例风格浑厚的垛边方桌形成对比。此类风格的垛边条桌还有高罗锅枨为两层劈料的式样。从实例看,垛边后的劈料状态,以二至四层为宜,单层罗锅枨为好。数量过多的垛边和双劈料的罗锅枨会使上部过重,有头重脚轻之感。

    黄花梨双环卡子花条桌为圆腿,桌面下加一层垛边,罗锅枨上加双环卡子花,正面两组,侧面一组。其高87厘米,表明制作年代偏晚。相同式样的方凳也存在,几乎为缩小版。一般而言,早期的罗锅枨上弯处靠近两边,越晚期的罗锅枨上弯处越靠向中心。但是,在晚期,也存在罗锅枨上弯处向中间移动的制作。同时,年份早者,双环紧密,其间出现缝隙较大者时代大致偏晚,至更晚期,有的双环缝隙洞开,形神失趣。

    黄花梨垛边直枨方桌的观赏面比一般垛边方桌更丰富活跃,相应年代也晚。其桌面边抹下垛边一层,以直枨裹腿达到对四足的支撑。有矮老与横枨相攒成框,框中装绦环板,板中开炮仗洞。底框边两角置角牙。这种方桌的边抹、垛边、矮老、直枨、枨上一截腿足、四腿等材,厚薄不一,宽窄变幻,纵横交错,各自的尺寸有微妙的差异,又有和谐的组合,颇见匠师之功力。

    直枨与腿足接合处安角牙,本无力学意义,完全可视为装饰。它使桌子上部看来更饱满,更有层次感。增加基本无力学意义的角牙,可视为观赏面法则之“增加”层面的萌芽表现。


上一篇:趣说北京|老北京的八大寺庙,你都去过哪个?
下一篇:釉里中国红
CONTACT US400-001-5241
Copyright © 2013-2017 中传文创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02016123|京ICP证140217号